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现金扎金花 > 非善之善也 >

清案探秘(全三册)

发布时间:2019-08-15 12:48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经过战争洗礼,光绪终于意识到自己治理的这个国家,确实就是“纸老虎”,不堪一击。他发现,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实现了国家振兴,改变了民族命运,还打败了自己。他决心效仿近邻的成功案例,实行变法维新。就这样,康有为、梁启超等维新派人士从民间进入宫廷,掀起了著名的“百日维新”。

  光绪颁布的变法诏书中,没有体现召开国会、制定宪法等维新派主张,反倒是增加了裁撤机构、裁汰冗员的内容。显然,光绪看中的不是“君主立宪”式的西方民主,而是通过调整人事布局,将慈禧的亲信赶出权力中枢,将维新人士纳入决策体系,培植属于自己的亲信。

  慈禧当然不能容忍这样的做法,她很快就做出三项决定:第一,罢免光绪的老师、军机大臣翁同龢,斩断光绪的左膀右臂。第二,新提拔二品以上官员,必须向慈禧太后当面谢恩。第三,任命亲信荣禄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,统领京城精锐陆军。这样,慈禧掌控了人事权和军权。接着,京城附近军队开始频繁调动,种种迹象表明,光绪夺权不成,反而可能被兵变推翻,丢掉皇位。

  康有为和梁启超本是一介草民,不晓得宫里帝后之间的过节。他们以为搞定了皇上就能搞定变法,于是坚定地跟皇上捆在同一辆战车上,被卷进了帝后之争。现如今,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?皇上不测,维新派也会一块儿玩完。只能一条道走到黑。

  危急关头,康有为等人出了两个狠主意:一是拉拢新建陆军统领袁世凯,先杀掉荣禄,包围颐和园,对慈禧动刀;二是拉拢来华访问的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,请日本协助中国维新变法。两个主意同时操作,一旦成功,不仅会要了慈禧的老命,而且会丢失更多的国家主权。

  慈禧当然容不得这么做,只能抢在光绪得手之前先下手。于是,她发动戊戌政变,抢先回宫,软禁光绪,捕杀维新派人士,废除了大部分变法内容。

  戊戌变法失败仅三年后,慈禧宣布实施新政,实施预备立宪、训练新军、废除科举等,远远超出了戊戌变法的内容范畴。这说明,变法只是政策调整,慈禧并不反对变法,她反对的是借变法之名夺权。

  光绪和慈禧的仇恨,从此公开化。珍妃之死只是帝后斗争的副产品,是慈禧太后发泄不满的方式。

  慈禧曾想废掉光绪,另立新君,但光绪是全国乃至国际社会公认的合法皇帝,有亲西方的形象。废掉他就是得罪天下人。慈禧没这个胆量。

  慈禧曾以光绪的名义,下诏向全国求医问药,大造光绪体弱多病的舆论,希望他先死。然而,慈禧偏偏先病倒了。光绪虽然身子骨差,但还不至于马上死掉。慈禧清楚,自己一死,光绪就会复出掌权,反攻倒算,给慈禧集团造成毁灭性打击。因此,她必须看着光绪先死。于是,一场赤裸裸的毒杀阴谋就展开了。

  光绪死因之谜,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思考空间。有些人把光绪之死的传言越传越神,成了野史小说的资料来源;也有人从光绪死因中悟出了许多道理。我想跟大家共享三点:

  第一,跟事业、权力相比,亲情永远都弥足宝贵。武则天曾说过:“父子不信,则家道不睦。”

  意思是说,父子二人互不信任,家庭就不会和睦。这话用在慈禧和光绪的关系上也很合适。慈禧和光绪本是亲上加亲的关系,慈禧还经常要光绪管她叫“亲爸爸”,然而二人在权力面前都失去了理智。双方互不相让,反目成仇,尤其是慈禧贪恋权力,过于霸道,从而酿成悲剧。光绪和慈禧死后三年,辛亥革命爆发,清王朝被推翻。可以说,这场帝后之争,没有赢家。倘若两人都能珍惜亲情,彼此配合,或许麻烦不会这么大,中国历史会改写。在清朝历史上,康熙皇帝和祖母孝庄太后之间,关系不就处理得很好吗?因此,请大家珍惜这份亲情,少一分争执与计较,多一分体贴与呵护,在专注于事业的同时,多关心自己的家人,让家庭更温暖,亲情更久远。

  第二,跟物质利益相比,精神状态也很重要。光绪之死,虽然主要是砒霜所致,但是也跟自己长期以来精神状态不佳导致的各种疾病不无关系。这不是光绪的错,而是他个人的不幸。因此,保持健康的心理和良好的情绪,让自己开心一点、阳光一点,才能更加舒心地做好工作,获得更多的物质财富,享受生活的每一天,让自己和家人朋友更健康、更长寿。

  第三,跟固守一隅相比,换条路或许效果更好。研究光绪死因,本是历史学家的分内事。然而,根据现有的文献资料和文科思维,很难做出准确定论。换一种思路,引入化学分析方法和现代技侦手段,给历史考证提供了更多的施展空间。人生也是这样,当你发现路越走越窄,越走越艰难时,如果还有调整的余地,不妨换个走法,或者换条路径,或许会柳暗花明,让自己多一个成功的机会。正如《周易》所说,“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”。适度的改变,惊喜或许就在眼前。

  说法一:据说光绪继位后,李莲英为帮助慈禧名正言顺地再度垂帘听政,导演了一幕闹剧。他导引慈禧太后和大臣们到万寿寺观看“双佛显光”的灵异现象。大家到后,大雄宝殿供奉的依旧是三世佛,但在后殿出现一尊慈眉善目的观世音菩萨。此时李莲英当众喊道:“老佛爷到!”其他人立即跪伏高呼:“恭迎老佛爷!”慈禧故作糊涂,李莲英连忙解释:“大家是来迎接太后您老佛爷啊!您就是当今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!”自此,慈禧太后就跟“老佛爷”画上了等号,慈禧也借助观世音的影响力再度垂帘听政,“救黎民于水火”。当然,这尊观音像是李莲英事先塑造的,场景也是事先设计的。慈禧经常扮作观音,双手合十,拍照留念。

  说法二:“老佛爷”不是慈禧特有的称呼,而是清朝历代皇帝的一种称呼。因为满族最早称为“满柱”,是佛号“曼殊”的转音,意为“佛爷”“吉祥”,经常被一些煊赫家族、部落首领拿来起名字用。清朝立国后,将“满柱”译为汉字“佛爷”,作为皇帝的特称。

  说法三:“老佛爷”不是尊称。“老佛爷”之于慈禧,类似于“老头子”之于蒋介石。一般是太监们背地里对慈禧的代称。无论是太监,还是大臣,见慈禧后都必须称呼“皇太后”,决不能叫“老佛爷”。在皇帝、太后面前,他们一定不会讲“皇上吉祥”“太后吉祥”之类的话,而是必须严格按照宫廷语言的规矩请安和称赞。只有太监之间见面相互问候,以及低级别的内务府官员见到重要太监主动问候时,才会说“某公公吉祥”“某老爷吉祥”之类的话。

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:《光绪宣统两朝上谕档》,桂林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1996年。

  陈可冀主编:《慈禧光绪医方选议》,北京: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,2011年。

  马忠文:《时人日记中的光绪、慈禧之死》,《广东社会科学》,2006年第5期。

  钟里满等:《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重大学术问题研究专项课题成果:清光绪帝死因研究工作报告》,《清史研究》,2008年第4期。

  说起晚清的太监,大家最先想到的,一定是李莲英。这位被慈禧太后唤作“小李子”的宦官,给人的印象似乎是权倾朝野,欺上瞒下。总之,挺坏的。那么,历史的真相究竟是什么?李莲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他跟慈禧太后、光绪皇帝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?

  如果说,历史上的李莲英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坏,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人们对太监的印象并不太好呢?晚清历史上,究竟有没有为非作歹的太监呢?他们的下场如何呢?对于太监这样一个特殊群体,我们应当如何来看待和评价呢?

  一、李莲英为什么能得宠 李莲英(1848-1911年)原名李进喜,出生在直隶省(今河北省)河间府大城县李家村。明清两朝的许多太监都来自河间。这是为什么呢?我觉得有四个原因。 第一,贫困。当时的河间经济落后,老百姓很穷。许多人养不起孩子,只好将他们净身送到宫里当太监,以求混口饭吃。

  第二,文盲。当时的河间文盲比较多,封建礼教关于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以及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的古训,对当地人影响不大。很多人认为,填饱肚子比个人名节和传宗接代更重要。而皇帝认为,文盲不容易专权,更便于控制。

  第四,就近。由于河间靠近北京,内务府可以就近选拔太监。进宫之后,有些太监混出名堂了,招募新人时会主动考虑老乡。这样,宫里河间的太监就相对多一些。李莲英进宫,就具备以上四方面因素。

  李莲英出身河间的一个穷人家庭,5岁就净了身,到郑亲王端华府里当太监。三年后,他被调到紫禁城里当差。

  郑亲王端华是肃顺集团主要成员。咸丰临终前,将他和其他七人指定为“赞襄政务王大臣”,辅佐年幼的同治皇帝。就在李莲英调离郑亲王府后的第五年,也就是咸丰十一年(1861年),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奕联手发动辛酉政变,摧毁肃顺集团,端华被赐自尽。前主子落得如此下场,让李莲英心有余悸。

  李莲英进宫之后,提拔得非常快。同治十三年(1874年)升任储秀宫掌案首领大太监。一般来说,进宫服役超过30年才有资格担当此职,而李莲英年仅26岁,入宫才17年。五年后,他升任储秀宫四品花翎总管,达到了太监的最高级别。又过了十五年,他被赏戴二品顶戴花翎,成为清朝唯一享此殊荣的太监。提拔之快,荣宠之至,跟慈禧太后分不开。然而,慈禧为什么格外宠信李莲英呢?

  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慈禧也不例外。有人说,慈禧是个“梳头癖”,喜欢梳头。李莲英最会创新发型,每次给慈禧梳头,都能搞出新花样,让慈禧很满意。李公公因梳头而得宠,几乎成了当时宫内外家喻户晓的说法。就连大臣们弹劾李莲英时,也会在奏折里称他“小篦李”(就是“小梳子李”的意思)。

  可是,根据《宫女谈往录》等许多文献记载,慈禧身边的专业梳头太监姓刘,李莲英非但不是专司梳头,而且直到入宫后的第九年,才调到慈禧身边当差。因此我认为,李莲英就算偶尔给慈禧梳过头,也不是因为这个本事得宠的。那么,李莲英得宠的秘诀究竟是什么呢?

  李莲英的墓志铭上,曾用十六个字总结了自己的一生,叫做“事上以敬,事下以宽,如是有年,未尝稍懈”。什么意思呢?就是对待上级要恭敬有加,对待下属要宽宏大量,就这样做了好多年,从来没敢稍有松懈。虽说李莲英只是太后身边的奴才,他所说的这十六个字充满了“奴性”,但如果抛开这层因素,将其还原到接人待物的观念上,长期坚持不懈地做下来,确实不容易。

  慈禧爱看京剧,看高兴了,会给艺人看赏。一次,她看完著名武生杨小楼的戏后,决定赏他满桌子的糕点。杨小楼赶紧叩头谢恩,表示不敢领受这些贵重之物,但请太后老佛爷恩赐个字。

  慈禧一听,非常高兴,便让太监捧来笔墨纸砚,挥笔写下一个“福”字。杨小楼接过来一看,脑袋立刻就蒙圈了。“福”字的左偏旁是“示”字边,慈禧给写成了“衣”字边,多了一点。如果拿回去,必遭人议论,笑话当朝太后写错别字。如果不拿回去,就相当于拒绝太后恩赐,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。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杨小楼急得直冒汗。

  慈禧好像也发现自己写错字了。虽然不好意思,但碍于面子又不好明说,更不愿再拿回来。场面很尴尬。

  李莲英不算文盲,认识一些字。慈禧写错字,他当然也看到了。只见他不慌不忙,笑呵呵地搭腔道:“老佛爷之福,比世上任何人都要多出一‘点’呀!”

  杨小楼何等聪明,马上听出这是李莲英在给自己解围,连忙叩头谢恩:“老佛爷福多,这万人之上之福,奴才怎么敢领呢!”慈禧一听,正好顺水推舟地笑着说:“好吧,那就隔天再赐给你。”李莲英就这样给两人解了围。这样善解人意的奴才,太后能不喜欢吗?

  (二)善待光绪 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,慈禧发动戊戌政变,囚禁了光绪皇帝,了维新运动。此后,慈禧独揽大权,没人再把光绪当回事。

  两年后,八国联军攻打北京。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连夜仓皇逃走。光绪离开皇宫时就穿个大褂,冻得瑟瑟发抖,没人过问。只有李莲英见状,脱下自己的衣服,对光绪说:“不嫌奴才脏,请穿上。”光绪问:“那你呢?”李莲英说:“奴才冻死一万个有什么可惜的!”

  两年后,慈禧和光绪返回北京,路过保定,小住几日。李莲英伺候慈禧睡下后,来到光绪的住处。他发现,里面没有太监伺候,只有皇上对着油灯干坐着。他连忙走进去请安,才知这间屋子连铺盖都没有,隆冬时节冻得睡不成觉。李莲英连忙跪倒在地,痛哭流涕地说:“奴才们真是罪该万死!”他连忙回屋,把自己的被褥抱过来给光绪用。

  后来,光绪每每想起这些事,都会念叨:“若没有李谙达,我恐怕活不到今日。”

  谙达,在满文里是“伙伴”“朋友”的意思。光绪的最后十年,始终生活在慈禧的刁难和欺凌之中,李莲英不仅没有落井下石,反而尽可能给予关照,也许有人说他两面讨好,但能做到这一步,起码比趋炎附势的太监要强得多。难怪光绪帝会把李莲英当作“谙达”,这不是偶然的。

  其实,李莲英最大的本事是善于逢迎,揣度慈禧的心思。他虽然读书不多,但爱讲笑话。即便是宫外讽刺官府的政治笑话,经李莲英这张嘴一讲,也会变得委婉有趣。能经常给主子带来笑声,当然深得主子欢心。

  一是业务熟练。李莲英除了会揣摩上意,对本职工作还是很上心的。宫里物品摆在哪儿,怎么摆,宫里仪式先怎样,再怎样,他都烂熟于心。宫里办什么大事,他都会安排得很妥当。有王公大臣和太监来请教,他都来者不拒,指点一二。

  二是爱护下属。嫔妃宫女整天在宫里待着,免不了办事出错,惹慈禧不高兴。慈禧曾经放过话:“今日令吾一时不欢者,吾亦将令彼终身不欢。”

  意思是说,谁要是让我一时不痛快,我就让他一辈子不痛快。大伙都知道,得罪了慈禧,准没好下场,个个胆战心惊。而李莲英则极力美言,回护遮盖,让太后消气,帮别人过关。 这两方面,让李莲英在宫里宫外的人缘都还不错。

  “事上以敬,事下以宽”,是李莲英当太监的经验之谈。然而,这些经验不是凭空而来的,是他从耳闻目睹的惨痛教训中总结出来的。这个血的教训究竟是什么呢?

  二、安德海闹剧:李莲英的反面教材 还记得我们讲“垂帘听政之谜”时,提到的那位小太监安德海(1844-1869年)吗?跟李莲英一样,他也来自直隶河间,老家是南皮县的。是他上演苦肉计,帮着慈禧和奕通风报信,才让叔嫂勾结,战胜肃顺的。可以说,辛酉政变的成功,安德海功不可没。事后,安德海就被破格提拔为四品总管太监,成了慈禧身边的红人,人称“小安子”。与此同时,李莲英还只是个看宫门的小太监。

  民间有句俗话,叫“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”。安德海官再大,也只是太后的奴仆。可他不这么想,倒是打算干预朝政。

  当时,朝政是两宫皇太后跟恭亲王奕说了算,而慈禧跟奕的分歧越来越多。安德海深知,要想干预朝政,必先扫除奕这个绊脚石。于是,他在慈禧跟前经常说奕的坏话。后来,叔嫂翻脸,奕吃了大亏。事后,奕获悉,是安德海从中挑唆,对他恨之入骨。

  仗着慈禧的恩宠,安德海私自培植党羽,结交朝臣,收受贿赂,搞得门庭若市,权倾朝野。他还在当时北京最大的酒楼前门外天福堂举行盛大宴会,公开迎娶19岁的徽班旦角马赛花为妻。太监娶妻,大张旗鼓,在世人看来简直是闹剧。可他认为,这么做光宗耀祖,风光无限。

  对于安德海的张扬表现,慈禧并未阻拦,而是赏给白银绸缎,以示恩宠。这样,安德海就更不知天高地厚了。

  安德海可能觉得,光在北京耍威风还不够,还得到外地走动走动。同治八年(1869年)三月,同治皇帝刚过完14岁生日,准备两年后举行大婚典礼。按照朝廷规矩,皇上大婚的服装,都要由江南的织造局来提供,朝廷要派钦差大臣督办。就在这时,安德海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:他想当这个钦差大臣。

  一开始,慈禧有些犹豫。根据大清祖制,太监不许出京。可是,慈禧架不住安德海的好言哄劝,只好同意,借机让他开开眼界。不过,慈禧对安德海格外叮嘱:一定要秘密行事,不能让王公大臣们知道;沿途要小心谨慎,不要招惹是非。然而,慈禧的这番叮嘱,安德海第二天就忘光了。他到处炫耀,让出京办差的事,很快就传遍了紫禁城。

  这年六月,安德海启程了。旌旗招展,浩浩荡荡,前呼后拥,煞是威风。所到之处,开口要钱,毫不客气。地方官争相“孝敬”,有求必应。安德海走一路,玩一路,吃一路,拿一路,搜刮了不少金银财宝。可是,一进入山东地面,他就碰了钉子——山东巡抚丁宝桢。

  丁宝桢曾任太子少保,人称“宫保”。他是晚清著名“吃货”之一,最爱吃辣子炒鸡丁,并跟厨子潜心研究,将这道菜发扬光大,起名“宫保鸡丁”。不过,丁宝桢为官清正,看不惯阿谀逢迎、专权跋扈之人。安德海碰到他,算上倒霉了。

  德州知州赵立新发现,安德海虽然自称钦差,但朝廷既没有“明降谕旨”知会地方,又没有给他任何公文印信,更没有朝廷颁发的“传牌勘合”,算得上“三无钦差”。赵立新怕其中有诈,谨慎起见,就把这事上报省里。

  丁宝桢接到奏报,便写了一道密折。他很正直,鬼点子也多。密折里陈述了安德海的不法行径,说“有安姓太监乘坐大船,捏称钦差,织办龙衣,船旁插有龙凤旗帜,携带男女多人,沿途招摇煽惑,居民惊骇”。

  这“安姓太监”当然是安德海,可丁宝桢抓住安德海“三无”的情况,偏要装作不知道安姓太监是谁,突出其“捏称钦差”“招摇撞骗”,造成“居民惊骇”的劣迹,强调自己守土有责,对于这种骗子必须绳之以法。这就给安德海扣上了“假冒钦差”的罪名。

  奕早就想收拾安德海,见到这份密折,不由得心中窃喜。他立即进宫,把密折呈给慈安太后和同治皇帝。安德海在宫里飞扬跋扈,得罪了许多人。同治皇帝和慈安太后都不喜欢他。大家决定一起装糊涂,把这“安姓太监”当作骗子给收拾了。即便这“安姓太监”果真是安德海,那他也触犯了太监不准出京的祖宗家法,谅慈禧也没啥说的。

  于是,奕让军机处草拟密旨,慈安太后和同治皇帝点头后,随即发往山东。密旨里的关键词就十四个字:“严密捕拿”,“毋庸审讯,即行就地正法”。

  丁宝桢担心夜长梦多,走漏消息,早在密旨送达济南的前四天,他就动手了。安德海的船队在山东泰安被截住,安德海本人被五花大绑,押回济南。待密旨一到,丁宝桢对着安德海朗声宣读后,不容分说,下令推出去砍了。

  安德海一开始还趾高气扬,骂声不停,等听到“就地正法”四个字后,吓得腿都软了,连忙磕头求饶。一切都晚了。两个大兵将他架了出去。求饶声越来越远。再后来,只听辕门外一声炮响,安德海人头落地。

  等慈禧知道这事时,安德海已经人头落地了。慈禧又惊又怒,但悔之晚矣。安德海既犯了禁律,又惹了众怒,还没带公文印信,让人抓住口实,扣上“招摇撞骗”的帽子。慈禧只能吃哑巴亏,此时此刻只有顺水推舟,发懿旨痛打落水狗,处死安德海的党羽,表彰丁宝桢处置得当。

  安德海之死,给李莲英好好上了一课。五年前,他被调到慈禧身边当差。奕、丁宝桢收拾安德海,等于为他扫清了升迁道路上的一大障碍。没错,他很快就取而代之,成了慈禧身边的新红人。不过,安德海的教训李莲英牢记在心。宫廷险恶,要想保全自己,必须摆正位置。

  光绪十二年(1886年)四月,李鸿章奏请朝廷派员检阅北洋舰队。慈禧太后就派光绪皇帝的亲生父亲醇亲王奕譞前往。奕譞城府很深,为了讨好慈禧,主动奏请李莲英陪同前往。慈禧一想,李莲英进宫多年,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,于是就同意了。这样,以奕譞为正使,李莲英为副使的检阅团就组建完成。由太监作为朝廷钦差大臣,在清朝历史上尚属首次。

  同样是出京办差,李莲英的表现就比安德海稳重、谨慎得多。奕譞为了避免别人猜疑,每次接见文武官员都让李莲英作陪,也当个证人。李莲英每天穿着朴实,端着一根旱烟袋,跟在奕譞后面,随时装烟、递烟,好生伺候。就连晚上洗脚,也亲自给奕譞打热水。

http://holisticqa.com/feishanzhishanye/42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