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现金扎金花 > 非善之善也 >

文艺黄金时代的作家与上海善钟路

发布时间:2019-06-24 13:3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有一阵子,我常去上海歌剧院(常熟路100弄10号),那幢老洋房庄严凛然,让人肃然起敬。墙上一块“优秀历史建筑”铭牌,上写:“原为中央储备银行。砖混结构,1936年建。新古典主义风格……”后来一查,所谓“中央储备银行”,是上海沦陷时期由汪伪政权设立(周佛海任总裁),应该写成“伪中央储备银行”才对。

  再细究一下:老洋房原主人陶善钟,川沙人,早年在这一带设立善钟马车行,辟路行车,富甲一方。因此,把那块铭牌写成“原为陶氏故居”,更符合历史。1914年,法租界扩张到此,善钟马车行前的马路,被命名为“善钟路”(即今常熟路)。

  (上海歌剧院主楼,原为陶氏故居,抗战时期为伪中央储备银行,抗战胜利后为同济大学医学院)

  在洋人路名充斥的法租界,善钟路绝对是个另类。南北长仅700余米,却集聚了典型的高级公寓、花园洋房和新式里弄住宅。法商2路有轨电车,从充满“法国风”的善钟路始发,直达“中国风”的南市老城厢。叮叮当当声中,魔都中西交融的生活形态,若隐若现……

  善钟路,一开始就刻上了文艺的印记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一代文化名人在善钟路活动,无论是萃古斋书店,还是DD咖啡馆、红玫瑰理发店,都承载过他们的悲喜爱恨,聚散离合。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,善钟路还是某些历史细节的见证者。

  1927年8月,田汉应黎锦晖邀请,到私立上海艺术大学任文科主任(后任校长)。上海艺大的校舍,在善钟路87号,它原是一幢私人住宅,上下多层,底楼是客厅和餐厅,楼上为正房,放上钢琴和画架,就成了教室。

  艺大教员不住校,惟有田汉带着一架行军床,日夜坐镇87号楼上。当时,田汉已是高产的剧作家,他才华横溢,写作出手快,话剧《江中小景》的草稿,就是他在“某夜由善钟路到南市普育堂的汽车里打成的”。田汉个性豪爽,喜交同好,他朋友圈里的名流,如欧阳予倩、洪深、朱穰丞、徐悲鸿、徐志摩、余上沅和郁达夫等,几乎都被邀请到艺大任教或讲学。

  艺大学生中,有不少是田汉的粉丝。“田先生是一团火,他走到哪里,所有学生都被他吸引到哪里。”(陈白尘《青年时代的田汉》)田汉对学生也一往情深,热情关照。据说某一天,田汉在马路电线杆上发现一张“教授音乐”的小广告,他让三弟循址寻找,在一个亭子间,找到了蜗居的青年人,对方自称来自广东,是岭南大学学生。田汉即刻写了一首短歌,让他谱曲,他很快就写了出来。从此,那青年就成了田汉的学生——就是后来的鼎鼎大名的音乐家冼星海。

  在艺大学生中,日后成为文艺大家的不在少数,剧作家陈白尘、画家吴作人、电影导演郑君里、音乐家张曙、诗人塞克、电影明星王莹和金焰等,都是从善钟路87号起步的。

  当年冬天,田汉别出心裁,在87号组织艺术“鱼龙会”,让艺大学生(“鱼”)与社会名流(“龙”)合作汇演线号底楼被改造成“小剧场”,课桌铺上借来的地毯成为舞台,窗帘当做幕布,客厅排上椅子,就是现成的观众席。连续一周(12月17日—23日),“鱼龙会”演出了《名优之死》、《苏州夜话》、《父归》、《江村小景》、《画家与其妹妹》和《潘金莲》等名剧,创造了经常客满的记录。

  艺术大师欧阳予倩、周信芳和高百岁也悉数到场,与艺大学生同登舞台。有一天,演出《画家与其妹妹》,徐悲鸿和徐志摩、陆小曼夫妇都来观看,看得徐悲鸿拍案叫好,陆小曼泪湿衣襟……那一年,田汉仅29岁。

  如今,离87号旧址一箭之遥的地方,已建起了标准化的话剧剧场(安福路话剧艺术中心)。但是,现代话剧的源头之一,恐怕就在善钟路。可惜,87号房子已经不见了,在它旧址上,一幢餐饮商务楼傲然矗立。

  几乎在87号轰轰烈烈的同时,隔壁善钟里,走来一位孤独的青年人——沈从文。

  1928年1月,26岁的沈从文从北京到达上海,住进善钟里一个亭子间(后迁入正房)。善钟里(善钟路111弄和113弄),始建于1912年(一说建于1909年),有花园洋房和新式里弄住宅几十座,部分住宅直到1930年才建成。沈从文在《采蕨·落伍》中借主人公的口吻说:“当时只我一人,住上海法界善钟路一小铺子的楼上。”按他楼下有“一小铺子”的说法,应该是临街111弄的新式里弄住宅。若干年前,临街的房子还在,“小铺子”依稀犹存,如今早已不见踪影了。

  与田汉的热如焰火不同,此时的沈从文冷如深井,穷困苦闷。他刚住下,就给北京朋友写信,称他住的地方“塌而霉、塞”,说上海给人的感觉就像夏天的午后,沉闷压抑——生活的窘迫,让他感到恐慌和凶险。在善钟里,他不停地写作,写尽人生失败和对大都市的抗衡。他在《不死日记》里写道:

  “只要莫流血,莫太穷,每月不至于一到月底又恐慌到房租同伙食费用,此外能够在一切开销以外剩少许钱……这生活算是很幸福的生活了。”

  沈从文自称“乡下人”,朋友圈狭窄而单一。每天除了写作应付催稿外,生活单调而重复。他的《善钟里的生活》有这样的情节:早上起来,就跑去晒台,看对面楼房亭子间里住着的一个女人,“明知无所冀于这女人,却有时不免故意走到晒台上去”,看这女人做事看书,也看她脱衣上床,“老早的起床,预备看这女人起床时的模样,而心情,又不过类乎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……女人还仿佛做着好梦,侧面睡。在晒台上的俯瞰,是望到这脸非常明白的,脸在一堆短的黑发中,呈浅红颜色,花花的浅黄色被上有一只光光的白手同时入目,这应当说是美。”

  沈从文不少成名作在上海发表,大部分文学作品也在上海出版,但他却始终无法融入上海。直到1957年,沈从文路过上海,在给妻子张兆和的信中,依然这样写道:“我过去不欢喜这个地方,现在还是不欢喜。”(沈从文致张兆和信,1957.4.30) 也许,在这个从湘西边城闯入魔都的人心中,善钟里的阴影,如梦魇一般,挥之不去……

  1928年3月,丁玲和胡也频也来到善钟路,住进沈从文的陋室。丁玲、胡也频与沈从文原是志同道合的文学青年,曾在北京一起合租过汉园公寓。沈从文回忆道:“他们初到上海我算是他们最熟的人。……房里除一桌一椅一木床,别无他物,于是,两人在地板上摊开被盖住了下来。”(《记胡也频》)

  善钟路之于丁玲,注定是她的情感纠结之路。自从在北京认识冯雪峰后,丁玲对他一见钟情,与胡也频却陷入了感情危机。十多年后,丁玲对美国记者埃德加·斯诺说,当时,“我停止了写作,满脑子只有一个思想——要听到这个男子(指冯雪峰)说一声‘我爱你’。”

  丁玲与胡也频在善钟里临时歇脚——既是生活的转折,也是爱情的停顿。几天后,丁玲、胡也频双双去了杭州。在丁玲的坚持下,冯雪峰也一起随行。一个星期后,胡也频突然独自返回善钟里,执意不肯再回杭州。当晚,沈从文同胡也频在善钟里的大木床上躺下,推心置腹,相伴到黎明。“第二天,就又把他打发回到杭州去了。这次回去,我对于海军学生(指胡也频)所作的一番劝告,大致很有了些用处,风波平息了,一切问题也就在一份短短岁月里结束了。”(沈从文《记丁玲女士》)在杭州的三个月里,丁玲与胡也频重归于好。

  不过,对于丁玲来说,善钟路的情缘并没有结束。1931年胡也频牺牲后,丁玲与史沫特莱的秘书冯达结合,两人一同搬到了善钟路的作家沈起予家,“沈起予住三楼,我们住二楼。每月我们给沈家20元房租,和楼下一家一同搭伙吃饭,每月给她20元饭钱,并和他们共佣一个阿姨。”(丁玲《魍魉世界》)丁玲与冯达的结合,本身是一个悲剧,1933年丁玲被捕,就与冯达“变节”有关——这是后话。

  在《鲁迅日记》中,经常出现“淑卿”这个名字,如1930年7月23日记:“夜三弟来并交淑卿信,即托其汇泉一百。”1932年1月21日记:“得淑卿信并钦文所赠茶叶两合,杭白菊一合。”淑卿是许羡苏,鲁迅好友许钦文的四妹、周建人的学生,她和许广平一样,都是鲁迅的女性朋友,但比许广平早认识鲁迅。

  1902年,她到北京投考北京大学,寄住鲁迅家中。1926年三一八惨案后,鲁迅避居莽原社,许羡苏是唯一前往照料鲁迅的人。后来,外界对鲁迅与许羡苏、许广平的关系有不同传言。1926年9月30日,针对许广平的疑问,鲁迅复信说:“L是爱长的那个的。他是爱才的,而她最有才气,所以他爱她。”“长的那个”指许广平,许广平比许羡苏略高。

  1927年10月鲁迅到上海后,与许羡苏还有信件往来。1930年7月,许羡苏从杭州来到上海鲁迅家,鲁迅热情接待,请她在中西食堂吃饭,鲁迅全家和周建人全家作陪。不久,许羡苏结婚。1932年2月11日,许钦文被拘留,许羡苏赶到上海,向周氏兄弟求助。其时她已怀孕,周建人将许羡苏夫妇安置在善钟路一个朋友家中。3月13日,海婴出疹子,周氏兄弟赶紧在江南大饭店订定二室,让海婴和护士居住,其余家人住周建人寓,周建人一家住到了善钟路许羡苏寓。

  不过,善钟路却不见鲁迅的身影。是嫌路远不便吗?好像不是,那时从虹口到静安寺,1路电车可从虹口公园直达静安寺。几年后(1935年5月2日),鲁迅还曾到过同样远的拉都路(今襄阳南路)351号,兴致勃勃地与他的新朋友萧军、萧红见面。但鲁迅始终没有到过善钟路许家,以后也不见他与许羡苏有往来——曾经热络的联系突然中断了。

  更令人费解的是,鲁迅的大部分手稿和信件都保存了下来,惟有他与许羡苏的百余封往来信件却不见了踪迹。

  (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文中图片除标注外,摄影:张韵帆。本文编辑:章迪思 编辑邮箱:)

  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。大学教书十二年,长期从事中国现代史、中国社会文化概论等教学与研究,著有《在理想与现实之间》、《中国社会》(合著)等。报刊编辑十六年,在报刊发表各类读史论文、评论、杂感和随笔数十篇。

http://holisticqa.com/feishanzhishanye/62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